中共十八大换届技术分析

  全国人大及每年的“两会”标志国家权力的来源和社会基础,但不决定国家的政治进程,后者乃属于中共的职能。
  2012年,在世界多国喧嚣的政党竞选声中,中国大陆将低调迎来政治家集团成员的大规模更新。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2012年秋季在北京举行。如果按照十四大以来的日程惯例推测,这次大会或将开一天预备会议,六天半正式会议。
  中共每次意志的凝聚和张扬,都在党代会这个平台上呈现。而中国的每次进退,也几乎由五年一次的党代会政治报告和新人事铺就。渐行渐近的十八大,让国人产生怦然期待。
  创新高的十八大代表名额
  每一次党代会,都会极力显示民主与集中的新组合,并将自身的理论意图和人事诉求镶嵌于这个新组合中。
  筹备至今的十八大,外界感知甚多的是它再次显示了党内民主的扩大,包括人数规模、选举差额、结构比例三方面。十七大代表的名额是2220人,比十六大增加了100名。十八大代表名额共2270名,又比十七大时增加50名。
  实际上,从十二大以来,中共党代会的代表人数在逐届增加,增幅最大的一次出现在十三大,比十二大增加391人,其余几届增幅均在100人以内。如此规模递增下,从1921年的13人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参加中共一大,到2012年2270人代表全党8000万名党员参加十八大,91年间中共党员总数扩充了100多万倍,党代表人数扩大了175倍。
  成为全国党代表,特别对非公职人员来说,标志着与中国权力核心达到了最大近距离。不过,一个人的比值是2270名代表之一,且权力以集体方式行使,党代会闭会期间,党代表并不能佩戴全国党代表的证就可以去行使权力。为尝试党代表实体化,曾在2002至2003年—段时间,浙江、四川、广东等多个市县两级党代会大幅削减代表名额,如2003年浙江椒江市党代会代表人数比上次党代会减少34%。
002年6月1 8日,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阿拉木图峰会、[本文来自于www.hebhy.net.cn]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圣彼得堡会晤等国事访问后,乘专机回到北京。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等到人民大会堂迎接。

  在中央确定党代表总数后,按40个选举单位的不同规模进行分配。十八大比十七大多了中央香港工委、中央澳门工委两个选举单位。十七大时,上海选举单位的党代表人数73名,为地方最多;海南是25名,为地方最少,数量多少侧面显示了政治分量的高低。相比之下,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则主要按照人口数进行省际分配,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山东代表数达181名,为地方之首,上海是64名。
  党代表不是与党员面对面通过竞选产生,而是因自己身上的优秀和代表性被组织看中。具体程序是,省级选举单位先拟定一个扩大了范围的名单,这份材料下传至辖内各党支部,然后从党支部、基层党委、县级党委再到市级党委上下商议,最后形成候选人初步名单,提交给省级选举单位。
  至本期文章截稿前,北京、海南、江苏、贵州、广东等省市已公布党的十八大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
  据《南方日报》称,广东有67名全国党代表的名额,比十七大时少1名。已确定广东省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85人,另有两人由中央直接提名。在这份名单基础上,省委全委会圈选时将差额掉6名,5月的广东省十一次党代会将再差额掉12名,总共以21.2%的差额比例选出赴京代表。
  这个差额比例,高于“差额比例必须多于15%”(即候选人数应多于当选名额15%)的中组部要求。这是个有分寸的突破。十七大时,中组部的用词是:差额比例为不少于15%。
  一线代表的容量
  党代会代表构成分两大部分:干部与模范。其中,领导干部占70%以上。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省纪委五套班子的部分成员、省妇联主任、地级市委书记、省重点国企、高校、科研所一把手,通常是这个70%里的不变因素。
  中共体现自己与时俱进的一个方式是,每出现一个新阶层,就从其中发展党员,选出党代表。通过自身与社会同构化的努力,来显现弹性。十七大时,除中央直属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维持不变外,其他选举单位中生产和工作一线代表的比例比十六大提高5个百分点。而去年10月中组部发出《关于党的十八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称,省区市和中央企业系统(在京)代表中,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所占比例从十七大时的一般不少于30%,分别增加到一般不少于32%。
  不过,全国县级行政区共达2862个,这个数字大于全国党代表总数。平均下来一个县只能有一个党代表名额参加全国代表大会,在这种情况下,是选县委书记还是选一个工人或农民党员,面临矛盾。“虽然选出一个基层党员代表后,满足了代表的广泛性,但全国党代会结束后,谁来组织全县党员传达实施党代表大会精神?还是要靠县委一班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高新[本文来自于www.hebhy.net.cn]民说。
  事实上,因党内精英多聚集在地级市以上,在全国党代表现有结构安排中,党代表并不是平均分配到每个县,但至今一个没有太大突破的底线是,每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需要成为全国党代表,并由其统筹安排所辖地域的全国党代会精神传达与工作部署。如江苏南通市十七大党代表有两个名额:市委书记罗一民、江苏大生集团董事长左成勤。贵州六盘水市的两个十七大党代表名额落在市委书记辛维光和盘县淤泥乡岩博村党支部书记余留芬身上。
  不过也有例外,如2007年5月吉林通化市委书记高广滨突然被调任长春市委书记,使得十七大党代表在该市剩下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乔淑萍与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两人。
  一线代表的比例持续扩大,使得党代表存量分配调整越来越困难。目前,更多是通过总数扩张来达到比冽的扩大,如十八大比十七大党代表多出50人。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17 08:27:06
上一篇:十八大以来基层领导干部官德现状分析
下一篇: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新特征与新挑战
网友评论《中共十八大换届技术分析》
相关论文
Top